当前位置:首页 >> 课程描述 >> 教学设计

 

本研究借鉴修辞的零度偏离理论从两个层面上来设计写作课程。第一个层面是作为修辞手段的零度偏离与遣词造句、谋篇布局、语篇衔接等。第二个层面是作为方法论的零度偏离与零度课程设计,包括零目标、零主体、零教材、零课室、零大纲等。换言之,我们就是要在四个“零度”的理念下,让学习者逐步掌握词法、句法、语篇以及衔接等和写作相关的各个层面的知识,同时还要培养学习者遣词造句、写作构思、谋篇布局的能力。在整个课程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以培养零度写作主体为核心目标,让学习者成为整个课程实施的中心,打破传统的师生关系,使得写作课程在学习者和教师的共同协商和创作的过程中完成,不拘泥于教学大纲,也不拘泥于某一本教材,不拘泥于课室和课时的限制,在充分利用现代教育技术的条件下完成整个课程的具体实施。在实施过程中,充分调动教师和学习者的积极性,充分尊重学习者的个人想法,积极发挥学习者的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使整个写作课程成为学习者和老师自由创作和交流思想的平台。为了较清楚的表示我们的设计思路,我们用下图来表示大概的设计思路:

1.JPG

英语写作零度课程设计思路

零度课程依存的不是师生之间的不平等关系,而是话语协商中产生的原则或规则。因此比以知识模块输入为中心的传统写作课程模式更讲究课程设计的原则或规则。零度课程遵循以下原则:

1 真实语境原则

王初明教授的补缺假说认为“语言与语境知识的有机结合是语言能够被正确、恰当、流利使用的前提。由于外语语境缺少与所学外语匹配的真实语境,在外语理解、习得和使用过程中,母语语境知识介入补缺,进而激活与母语语境知识配套的母语表达式,导致母语迁移,影响外语学习”(王初明,2003:3)。换而言之,当语言形式与本族语的语境相结合才能产生符合本族人的语言社会规约的地道的语言,而与非本族语的语境相结合,例如与中国人的社会语境结合所产生的语言表征,则往往产生了中国式英语。

另外,王初明教授还提到了语境的驱动力。而视频创设的语境,往往让人身临其境,触动心弦。因此本课程以原汁原味的视频为课程的热身运动环节。写作者看视频的过程也是一个与视频互动的过程。视频是语言符号与非语言符号的多维的、立体化的表达形式,也是真实语境的一种表征。除视频之外,其他的丰富的原汁原味的网络资源,也是促进言语表达方式与英语语境相匹配的重要平台。因此零度课程鼓励写作者收集和阅读丰富的原文资料,在与原汁原味的文本互动中,调动文本中的语境知识,增加对英语语言文化的了解和培养英语的语感。充分利用信息全球化的时代大背景,在现代教育技术的帮助下,完成真实语境的创设是完全有可能的。

 

2 主体解放原则

前文说过写作课程的最终目标就是培养零度写作主体。零度写作主体是一个拥有独立人格、自由思考的人。因此英语写作零度课程必须坚持主体解放原则。也就说,写作课程参与者在写作过程中,能够自由思考,不受一些因素所约束。每一个课程参与者都可以从自我开始,成为课程的设计者、意义的诠释者和创造者,任何参与者都可以成为主讲者。这样,学习者的自我意识得以提升,在追求人类的解放兴趣过程中,学习者的潜能得以充分发挥。因此课程设计首先要从写作者感兴趣的事物出发,激励他们表达与建构的内隐驱动力。

 

3 平等协商原则

王初明教授认为语言使用的本质是交互,包括语言形式上的变量与语境诸因素的交互和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与协同。王初明教授的协同理论指出在交互学习中,当二语学习者意识到对方是本族语者时,就会自然地向本族语者倾向,并将之看作模仿的样板(王初明,2008:55)。那么在合作学习中,也会有差生向好生协同的趋势。因此,课程设计要体现平等相处、友好协商的原则。随着师生主导与被主导关系的解构,“师生”关系的概念演绎成了“平等设计者”的关系,课堂成了设计者们话语协商的场所,在协商中,设计者们明白了写作的特殊意义,并藉由将丰富的文化内涵内化,多元的观点、知识升华为对生命的体验。本研究采用自由分组的办法,小组协商写作话题、课程目标、课程任务、实施步骤等,各组员的联络方式小组自定。

4 语用原则与渐进原则相结合原则

课程设计要遵循人的认知规律,超前的学习会导致学习者逃避学习的心理,而落后的学习容易让学习者产生学习倦怠。60年代,布鲁纳(J. S.Bruner)提出了按照学习者的认知结构模式来组织知识结构;加涅(R.M.Gagne)学习层级理论认为学习是按照从低级到高级的顺序进行的,后一级的高级学习是以前一级的低级学习为基础的;克拉申(S. D. Krashen)的i+1理论论证了语言习得从易到难的复杂过程。另外,奥苏泊尔(D.·P.·AuSubel)的逐渐分化的原则、维果茨基(L. S. Vygotsky)的“最近发展区”等等都强调了课程安排要符合从简单到复杂、从表至里的认知规律。因此,写作课程设置一般都是按照从词汇到句法再到段落发展,最后再到语篇层面的顺序进行实施的。对此,王初明教授认为如果要学习语言,可先将复杂的语言分解成不同的层次,逐一而学,比如,先学词汇层,再过渡到短语层,然后到层次更高的句法层。这样一层层、一步步地操练,做到熟能生巧,方可达到正确流利使用语言的目的。但王教授又提出,我们学习语言时,可以将语言层层分解,分而学之,但是未必就能够做到熟能生巧。因为我们不是孤立地为学语言而学语言,我们学语言的目的在于用语言,因此我们应在交际中习得语言。如果孤立地去识记一些语言表达,那么往往会产生脱离实践的“合法”不“合用”的句子(王初明,2008(6):53-59)。因此,本课程设置将两者结合起来考虑。既考虑在使用中学习语言,又遵循认知规律。由于课程对象是大学学习者,有中文的语篇知识基础。根据人脑认知结构的相似性,总体上讲,语篇建构方式是相似的,但我们知道中西思维差异是不可避免的。因此,英文写作首先要分清的是何为英文写作,英文写作与中文写作在宏观角度上以及微观层面上的差异性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因此,本课程设置打破了从词到句再到段落发展的顺序,而是将词汇与句法知识嵌入到语篇发展之中。

 

5形成性原则

课程目标、教学方法、课程评价不是自上而下的、事先预订的普适的程序,而是取决于设计者们的话语协商。课程设计者在以课程设计者的身份,在相互的话语协商中,使自己成为课程的主人,根据各自不同的需要发展有利于自身的解决问题和思考问题的方式方法。写作课程应从理解型活动为主的知识传授型模式向以产出型活动为主的学习效能型模式发展。具体做法是:课程设计者通过观察和思考,以各种设计活动引出待掌握的知识模块,通过讨论、辩论、问答等课堂协商活动完成这些知识的内化与提升。夏纪梅说:“课程设计是创作,创作是无址境的”。

 

6 反思与回归原则

古人云:三分文章,七分改。修改是一个反思与回归的过程。反思的主体可以是课程设计者本人,也可以是同伴,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团体。写作课程的反思与回归是课程设计者对学习计划、学习过程、学习内容的自我评估、自我控制和自我管理的方式。包括对设计内容、设计过程的各个环节、设计结果、设计计划、影响学习的各种外部环境、内隐因素等的反思。“回归”强调的是设计者通过探索、搜寻,不断检验和发展原先的观点,以达到一个不断完善的目的。回归反思是一个反复循环无止境的活动。因为这不是单纯地复制与同化,而是在反思中对所学进行螺旋式的概括和升华。无限循环的回归反思精神是零度课程的精神所在。反馈是反思中的核心环节。Keh对反馈下的定义是“读者提供给作者的输入,旨在为作者修改自己的文章提供信息”(Keh,1990:294)。零度课程强调同级反馈(peer feedback),Keh把同级反馈分为“同级响应(peer response)、同级编辑(peer editing)、同级评判(peer critiquing)和同级评估(peer evaluating)”四个过程(Keh,1990:294)。在同级反馈中,写作者们相互就作文内容、作文语言形式包括词汇、句法、段落发展等各个层面进行讨论和修改。零度课程之所以强调同级反馈,理由是:同级反馈的合作性对话不但互动性高,而且在讨论中养成了写作者们的批判思维能力,而且同级反馈有利于差生在向好生的协同过程中获得自我修正的能力。但要注意同级反馈中的妄加评论所产生的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