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评价 >> 自我评价

 

英语写作零度课程的实施需要数字化校园的支撑,尤其是学科建设平台,不管是老师还是学习者,都是信息环境下的具备基本信息技术的课程设计者,但我校的校字化校园工程未能满足学习需求。英语写作零度课程对传统意义上的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作为课程设计的引导者和组织者,教师不但要有过硬的学科知识,还需要有灵活的应对教学危机的能力。这就从硬件和软件两方面限制了零度课程的进一步推广。

在课程实施过程中,出现了学习者之间成绩差距拉大的情况,即好生越好,差生越差的现象。其中原因有很多,比如协作型、竞争型、参与型的学习者比独立型、依赖型、回避型的学习者更倾向于这种自下而上的课程设计模式。小组合作中,有少数学习者借机退避三舍,以消极的态度对待课程设计。但写作课程培养的是写作者动手的实践能力。为了减少合作学习中的回避倾向,我们考虑应把小组人数从4人减为3人。

零度课程一方面在某些方面得到了学校政策支持,比如课程安排、课时调整、课程网络平台建设、教学督导等。另一方面,零度课程的开展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自上而下的科层式的管理体制的限制。例如,授课形式不灵活,长方形的讲台、几十张的不可移动的电脑桌仍践行着师生之间管与被管理的关系,意味着课程主体不能完全地从传统模式中解放出来,只是有限地得到解放。再如,硬件方面不能保证人手一机,不能实现网络课程与课堂授课的有效结合。

传统的课程模式一般按照既定的课程目标、课程内容、课程流程、课程策略、统一教材等一如既往地、机械地重复着某一种套路,这种套路不只是养成了授课者的定势思维,还养成了学习者的被动的学习态度,抑制了学习者的创造性和潜能的发挥。英语写作零度课程则显现为自下而上的、动态的课程设计流程,强调多样性和差异性的偏离表征。多少年来,我国的写作课程与教学陷入了少数人研制、多数人被动实施的、刻板划一的僵化模式,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教材编制垄断化、课程实施惰性化、课程督导形式化的负面倾向。写作应是生命内涵的体验方式,写作课程实践则应是以人的培养为核心,使学习者内在精神得到升华的各种活动和行为方式。因此写作课程的本质应是建构性的、开放性的、动态性的,强调的是课程实施中课程设计者的对话交流和沟通协商。

零度课程模式不再是知识灌输模式,其重过程、重体验、重参与的态度粉碎了标准化和统一化的传统做法,是课程设计者主体在话语博弈中不断创建零度的过程。每个课程参与者都有话语权,他们都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对课程目标、课程内容、评价方式提出自己的见解。话语权取决于参与者自身的资本,从而形成课堂的竞争机制。

零度课程中,每一个课程参与者都是课程编制者、课程实施者和课程评价者,这样不但解决了课程编制者、课程实施者、课程评价者相互脱节的问题,而且将课程参与者置于主人翁地位,激活其内在情感和责任感,使其在自我建构中发挥主动性和能动性,使得不同主体的多样性和差异性的特点得到充分发挥,从而解决了机械化、单一化的“制度课程”的问题。

课程设计为培养写作者在实践中英语话语意义和语用意义的理解能力和运用能力提供了场域,唤醒他们潜在的、经过自主激励的、符合学习心理发展的英语创新能力。课程场域内课程设计者之间的关系随着话语权的交替而不断偏离地变化着、转化着,在这变化与转化中,并且课程设计者不断彰显自己的能力,各种能力在彰显中得以提升,这正是零度课程的灵魂。